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笑之余

丁海椒的博客欢迎您!(标明作者和出处,允许网络转载;纸质媒体刊登,请与本人联系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儿时京沪铁路行  

2011-06-27 23:21:46|  分类: 旅游经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
儿时京沪铁路行 - 丁海椒 - 大笑之余
 京沪高铁马上就要运行了,有媒体征集旧时京沪间铁路生活,我虽无意参加征文,却真的勾起了一段回忆。

小的时候,父亲单位在河北,所以每年夏天放暑假的时候,便坐火车北上,到北京(北京站或丰台站)转车去保定,再到华北平原当年抗战时打地道战附近的地方。我从9岁起就年年走京沪线,开始是跟着母亲走,到13、14岁便自己或带弟弟走,固然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当年去北京,多半坐的13/14次或21/22次特快列车。13/14次是上海铁路局的,21/22次列车是北京铁路局的,都是当时全国最好的、最干净、最舒适的列车。特快列车在北京是进刚修建好的北京火车站,现在这个火车站已经又旧又挤,而当年是首都十大建筑之一,是十分气派的。而慢车只能进永定门火车站,印象中与上海北站(上海终点站和始发站)的条件差不多。上海北站已经消失了,而永定门火车站现在改建成现代化的北京南站,是京沪高铁的始发站和终点站。

特快列车京沪之间单程是一天一夜,24小时。途经的车站到如今都能背出来:上海、苏州、无锡、常州、镇江、南京(下关)、浦口、蚌埠、徐州、兖州、济南、德州、沧州、天津西、丰台、北京。每个站都会停5到10分钟,有的甚至20分钟。在蚌埠、济南两个站因为要换火车头,停的时间长一点。最令人揪心的是从南京(下关)到浦口,当时南京长江大桥没有修好,火车轮渡过江。整个列车(当时一般是12节车厢)要分为三截,用火车头分别倒推上渡船(火车头不过江)。停好了又等不少时间才开船,到了对岸,又要一截一截拼起来,开到浦口站停下,然后继续走。过江就需要2个多小时。1969年南京长江大桥修成,才节省下这渡江的时间。

当时那绿皮车厢里是没有空调的,头顶上有个中间镶着铁路路徽的电风扇,能360度转,每次都希望能在自己身上多停留点时间,好凉快一点。但渡江的时候列车断开时就没电了,风扇像死了一样。而三截车厢在渡船并排挤在一起,一点风也没有,那热劲就别提了。京沪特快列车条件比较好的地方是有纱窗,还有洗得很干净的窗帘,但热的时候,这些好像都是累赘。

当时都是蒸汽机车,煤烟浓浓,纱窗档了很多灰。到终点站的时候,窗帘已经发黑。当时人们选座位的时候,当然喜欢靠窗坐。但也有讲究,白天最好是迎着前进方向,一方面是看景好,另一方面是有风吹入凉快。晚上则最好是背着前进方向,避免风大受凉,另外也是好少沾点煤灰。

当时火车上喝水是个很大的问题,车厢里、车站上有时有工作人员为车窗上伸出杯子的旅客倒水,但经常断档。所以我每次坐火车都特别有经验地带上军用水壶。京沪特快却基本上没有这个问题,每两节车厢就有一个锅炉,可以自己去灌(军用水壶仍然是需要的,可以多灌点,以备锅炉熄火时用)。列车中间是将硬座和卧铺车厢分割开来的餐车,可以到那里点菜,但我们很少去,为的是节省。火车上供应盒饭,3角或者4角一份,有鲜见的两片罐头午餐肉,现在想起来还香得不得了。但就是这样的盒饭也不是每次都吃,一般都是带好了馒头、咸菜,就着军用水壶里的白开水吃。要知道,那时候我们这个生活水平,就是上等的了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还到餐车里吃过一次西式早餐,一杯牛奶(现在想起来是用奶粉泡的),一个煎蛋,两片面包,中间还涂了果酱,用的是镀铬刀叉。虽然只吃了半饱(那时的肚子好像永远有饥饿感),但终身难以忘怀。

坐一整天硬座火车,脚会肿起来。母亲因为参加过抗美援朝,是懂得怎么坐火车的。她不时提醒我和弟弟把脚搁到对面的座位上。好在那时社会风气好,大家都很谦让,再说互相也有这个需求。所以脱鞋搁脚于对座,是车厢里的一道特别的风景线。我们上车,通常会换好三人一排的座位,到了晚上,我们一个钻到座椅底下,一个就和母亲在座位上睡觉。我是哥哥,通常是要钻到座椅底下去的,地下铺上预先带来的旧报纸,也能一觉睡到天亮。但大人却很难睡好,因为那时,铁轨不像现在是无缝长轨,“咯噔咯噔”一路作响,并非催眠。另外,蒸汽机车启动、刹车,就是技术再好,也难免“咣当”一下,让人警醒。水不从茶杯里洒出来,是当时车行平稳的标志。

京沪特快那时是铁路的标杆,所有的列车都要给它让位的,但这只是在正常情况下。1963年,河北发了大洪水(后来有个《战洪图》电影讲述这段历史),铁路被冲断了,我们在天津附近的杨柳青滞留了一天。后来说铁路通了,我们的车从简易修复的车道上用几乎是步行的速度爬行,终于通过了。但后来才知道,铁路后来又被大水冲断了,后续的列车就没有过来。我们走了整整两天两夜,才到达上海。

儿时京沪铁路行,充满着前行的激动,也夹带着时光的拖沓;充满着童心的好奇,也夹带着少年的惆怅;充满着家庭的甜蜜,也夹带着旅行的苦涩;充满着对未来的期望,也夹带着对时局的懵懂。大约半个世纪过去了,国家向前跨越了,京沪高铁要运行了,我一定要去体验,顺便回顾一下当年中国最好的旅客列车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